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施食施身
当前位置:首页 > 施食施身

当代汉人中密法大成就者普钦法师,曾四次割自身肉救人

时间:2020-11-27 23:50:37   作者:妙音   来源:大咒仙   阅读:1092   评论:0

摘自网络

 

普钦大师的传记

 

普钦法师于清朝光绪年间1905年8月27日,在四川荣昌盘龙镇诞生。

 

17岁,到了峨嵋山雷音寺依大明法师剃度出家,不学经忏唱念,专门从事修持。曾经想:三世诸佛都是由苦行进入,所以下决心以苦行为资粮,以期证得菩提圣果。仅仅四年时间,他拜了《观音经》1部、《大弥陀经》20部、《药师经》7部,后来又刺舌头上的血写《金刚经》1部、《小弥陀经》3部、《大弥陀经》1部、《心经》2卷。

 

以后依止先照老法师学天台四教;在闽南佛学院依太虚法师学法相宗;到鼓山参虚云老和尚。之后在宁波阿育王塔寺刺舌血写《法华经》2部,《弥陀经》《观音经》《心经》各1卷,又在头上、手臂上各燃灯两炬上供诸佛,而且燃左手的无名指供佛。

 

1933年,普钦法师从雪窦寺登天台山来到龙泉庵住茅棚。

 

1934年下山朝五台山。路上遇到一个少妇,手里拿着一个布袋来求归依。少妇说:“我姓沈,是安徽太平府人。”法师给她讲三归依,赐法名“通诚”。通诚想跟法师一同朝五台,步步紧跟,行坐不离。法师千方百计疏远她,通诚笑着对法师说:“男女相本空,师父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同行的两个僧人都暗笑不止。

 

到了五台山清凉寺,通诚还是紧随不舍。法师对她说:“通诚!你暂时在这里等我,等我朝了秘魔岩,回来再带你朝山。”通诚笑着说:“师父是修行人,怎么还打妄语?师父是想舍我而走。”说得法师脸红难堪。

 

又走到南台寺,法师见到少妇没有警觉,就偷偷地很快走到东台,晚上住在东台。慢慢夜深了,到了子夜时分,突然听到有门的响声,见到女人开门进来,法师大声说:“通诚!你又来了!”通诚笑着说:“师父!你看我是不是通诚?”说完从手里的布袋中倒出一头狮子,浑身金色斑斓,通诚化成了文殊菩萨,妙相庄严,乘着狮子腾空而去。法师惊讶地站起来顶礼,连连呼“文殊菩萨!文殊菩萨!”,但菩萨已经消失了。

 

1934年8月,法师返回上海,在浦东海会寺闭关。关中身上燃9炬灯、48炷香,持六字大明咒100万遍。

 

1935年3月15日晚,法师在胸间燃了一炬大智慧灯,灯炷像小酒杯那么大,以此上供上师三宝,下济六道众生,来作财法两种供养,以此供养行来满自身的愿。而且作偈说:“如来出世我沉沦,如来灭后我为人,今将身命供三宝,为求菩提度众生。”他有很大的菩提心愿,舍身供养,一心归投三宝,目的就是求无上菩提,度无边众生。这就是他以献身来满自己的宿愿。这样燃灯大概两小时左右。法师每一次燃灯都是用剪刀剪开身上的肉,把灯芯草插在肉里面,上面注入清油。

 

4月8日,法师在上海浦东海会寺闭关,刺舌血写《华严经》。到了6月4、5日,前后在关中燃了35炬灯,在佛前发了十大愿。

 

这一年7月17日夜晚,法师在浦东海会寺燃心供佛。用一千多根灯芯草做灯炷,粗得像茶碗的口那么大。他仰卧在大殿的供桌上,用刀割开胸前的皮和肉,把灯芯草塞在里面,旁边用面团围绕,灌满香油,两手结秽迹金刚印,当时烧得火焰到四尺高,通宵不熄。

 

第二天天亮时,法师已气息断绝,但是两手结印,像原来一样。弟子们急忙请医生救济。当时经过诊断,见到法师胸前烧得皮焦肉烂,一点气息也没有了,诊断结果是火毒攻心无法救治,当时医生都拒绝说治不了。弟子们再三苦求,让医生试着来治,即使没有效果,也不怪罪。医生也没办法坚持己见,就勉强给他清除胸前烧焦的腐肉,清除以后完全能看到胸腔里的胸骨和五脏六腑,胸腔里的心脏还在跳动,没有停止。医生说:“如果这样的病人还能活过来,我今后都相信佛法不可思议,愿归依法师做弟子。”然后,医生就做手术治疗。四天以后,法师竟然醒过来了,说:“我死了去了地藏王菩萨的道场,看见菩萨相好庄严。菩萨对我说:‘你前三世都曾经刺血写《华严经》,没完成就死了,今生有马宝森等居士护你的法,一定能圆满你的愿力,你立即返回人间去吧。’我牵着菩萨的衣服说:‘弟子业障深重,愿长期侍奉在菩萨座下,不愿复生。’菩萨说:‘现在不是你来的时候,等你将来圆满了再来。’随着就吩咐侍者道明送我出去。”法师感觉只是顷刻之间,醒来才知道过了四天时间了。后来,那位医生果然归依普钦法师。

 

1937年2月13日,法师住在杭州月塘寺闭关,刺血写《华严经》。当年7月暴发了中日战争,法师在十月初七,由慧西老法师开关,从关中出来,当时《华严经》写成了62卷。他从浙江返回四川。

 

1938年正月初八以后,继续写《华严经》,到四月初八佛诞辰,终于圆满写完了《华严经》。

 

他从1923年出家以来,苦行15年,总计拜经30部,刺舌血写经书大小17部,刺舌血写咒80张,燃指供佛一根,燃心供佛一次,身体里面燃灯供佛78炬,燃香供佛119炷,身上的肉割下来上供下施四次。法师曾经在成都三次割身肉救人,都让人起死回生。其他念佛、礼拜、诵经、持咒的功德不计其数。而且,他在九死一生中,终于圆满了要刺血写《华严经》整部的宿愿。

 

以后法师专门修持密乘。1938年,他在成都受根桑活佛灌顶,领得《大圆胜慧》的大法。第二年三月,白教大德贡噶活佛从重庆到达成都,普钦法师归依在贡噶上师门下。当时上师对他以身献佛的苦行深感惊叹和佩服,就给他传授金刚亥母大灌顶,传授金刚亥母法、金刚萨埵法、红观音法、四臂观音法、白宝藏王法。

 

1940年正月,他到峨嵋山建茅棚,专修白宝藏王法。1941年8月底,念诵白宝藏王咒满了400万遍,在定中亲证白宝藏王本尊。

 

1942年四月初二,他到了木雅贡噶寺求法。贡噶上师对他格外关照,从四月二十日开始传法,在这一年里传了许许多多法门。

 

1942年冬月初六,他跟察察堪布学光明大手印法。然后在贡噶寺闭关专修光明大手印,在三个七天当中亲证法性,得到察察堪布的印证。然后辞别上师们返回成都。

 

1949年秋天,贡噶上师第二次到汉地弘法。经过成都返回康定时,普钦法师又随上师到了贡噶寺。贡噶上师给他传授无上大圆满灌顶,然后传他大圆满黑瑜伽。这是噶举教法中的不共密传,上根利智能在七天中断惑证真,超凡入圣。

 

普钦法师在贡噶上师亲自安排指导下,于贡噶山闭关21天,专门修持这部大法。法师在黑关里,亲自见到自身成了毗卢遮那佛,体内显现无边刹土,五方五佛曼陀罗都在里面,光光相印、变幻无穷,自性光明彻夜明照。见到天龙八部围绕在左右,有无量天人敷好法座,祈请法师说法。法师当即升上宝座,发微妙音,广说法要。对面也有一个宝座,弥勒菩萨坐在上面,也有无量天人围绕,听菩萨说法。法师说法一度,弥勒菩萨也说法一度,双方互演妙法。最后弥勒菩萨说法完毕,从全身的毛孔里放出火光,赫然炽盛,弥勒菩萨坐在火光里,笑着对着法师说:“你说法虽然妙,但这点还输给我。”又见到空中并列现出6个太阳等,21天中显现各种殊胜的相。

 

闭关最后一天,见到身体后面站着八个金刚力士,统一服饰,相貌古怪。法师问:“你们干什么来?”他们回答说:“来给法师护法。”法师说:“出去!谁要你们护法?”其中一个人拿着杵忿怒地看着法师,其他几个马上阻挡他说:“不能造次,法师是出世间圣人。”说完消失不见。

 

法师出关后,把关中所得的证量向贡噶上师汇报。上师向法师道喜说:“你能得到这个证量就算不虚此生了。今后你的弟子中,成就像太阳一样的有六个人,出家三个人,在家三个人。”法师闭关期间,附近萨迦寺跳神有八尊护法,他们的装束、状貌跟法师关中所见的没有两样。

 

普钦法师后来在1960年农历三月初九于成都圆寂。火化时烟焰升空如五色彩云,骨灰都显现为五色,一块顶骨显现红、黄、蓝、白、绿五色分明。他是汉人修密得大成就者,深入红白教的堂奥。

 

从这段传记可以看出,普钦大师完全具有前行的修量,心修到了非常贤善、清净的地步,所以,他在接受无上大法后能够迅速成就。说到归依,可以把命拿出来;说到菩提心,可以割肉来救人,信心和悲心这两项在他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

 

说到他做这么多苦行、这么多奉献,都是为了表达他心力淳厚,没有心力是做不出来的。他对法特别有信心、敬仰心、殷重心,所以不断地刺血写经,对佛的经法一字一拜,不知道做了多少。而且,为了供佛、供法,身上燃多少灯,燃指供养,燃心供养。我们要从这些方面,看到他的心发展到什么程度。他是自然而然、真心诚意的,善根到了一定程度,自然就愿意这么做。

 

就像晋美朗巴祖师修前行到量时,用生命来利他都可以,怎么交换都做得出来,在普钦法师身上也体现了这一点。为了利益众生,曾四次割肉救人,都使别人起死回生。他并不是希求名利,故意做出惊世骇俗的事,而是悲心、利他心到了那个地步,就可以不管自己。就像施身法里说的,硬是可以把身体舍出来。可以看到,他没有为自己想什么,是这样在行菩萨道。

 

再者,他对三宝的确可以献身,不为别的,唯一为菩提、为众生,为满自己的菩提愿来做。他燃心时插了一千根灯芯,跟世尊因地的苦行一样,烧起的灯焰达到四尺高。他期间如果有一念反悔、起一念烦恼,都是做不下去的,但实际上,他的心已经到了纯善的程度。人到了舍身的地步,心力就到极致了,因为人最执著、最宝爱的是身体。凡人整天围着身体转,饮食男女、娱乐享受,稍微碰一点苦就不愿意,有一点乐就想要,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身体。而他完全可以献出身体,可见善心修到何等淳厚的地步。

 

从他外在的表现来看,可以说是无数世善根的积累,这一生达到这个地步,没有一点邪的、弯的、自私的、小气的心态。所谓的发展心,就是要修出善心来。从出一点点善心开始,不断地让它淳厚,善才能支持起来;支持起来以后,心才缘着善转;转了以后心才开张,然后发展到非常大,让它占绝对的位置。在法和非法里,一直要缘法,当发展到一心缘法,视法为最尊贵时,就可以拿自己的身血供养法。他认为法是世上最不可思议的,对圣法界三宝充满信心和敬重,这样才肯一字一字地拜。一般人听到这些都会傻笑,或者发出嘲弄的眼神或心态,这都是善根小的表现。

 

沦落在虚妄轮回里的人,只会想到自己,想到虚假的东西,不知道法是什么、三宝是什么。但要知道,只有一心以信心趋向三宝、以悲心救度众生,才能转凡成圣,跟圣法界慈悲、智慧相合。由于他有这样的大道心,所以心开张到了无限度。他的心全是开的,没有一点为自己,因此,在承接法时能全心地开放,一心领纳,极度殷重,三宝的力量可以全部加下去,也就是能速疾成就。如果心上障碍多,自私、邪曲、贪婪,各种不净的业力在发动、烦恼在纠结等等,那三宝的力量就加不下去。

 

所以,前行非常重要,心量不大就不成大的法器,善心不纯就不可能往上走,在缘起上根本不顺应,虽然三宝慈悲至极,但加持也无法进入。而他的心已修到纯善的地步,大乘基础非常深厚,的确是无上大法的殊胜根器,在他身上明显体现出这一点。他一受法,不到几周就亲见法性,出现这么高的证量,那是非常快的。如果心到了这种纯善地步,三宝还不摄受、不作加被,那还叫什么无上救度?三宝的力量从何体现呢?

 

前行修好了,尤其归依上的信心、利他上的悲心修得很好时,的确身命都可以不顾,一心要求法、要利益众生。这时心是完全打开的,心量、气脉全是开的,这样三宝的力量就可以进去。他的心没有障碍,全是开的,法的力量、佛的力量一进去,就能迅速现证法性。从这些地方会发现,前行跟后面的相应法以及现证法性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这不在于知识累积了多少、学问做到了多高,而是看你的善心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从中会发现自己有很大差距。

 

现在当务之急是在自心上把善修出来,把善气积聚起来。如果连世间忠孝仁义等的德行都没有,那根本不必妄想得到佛法上的成就。善心修好了,人就会一步一步往上走。当增长到一定量,善根到了很深厚的地步时,就可以跟大乘法相应,归依、发心会出来。心在逐步转变,气就越来越大,再配合积资净障,就能真正跟佛的力量接通,上师的加持能真正降下去,直接现证法性。这里有非常重要的修心原理和历程。

 

附注:普钦法师简介

 

当代汉人中密法大成就者普钦法师,曾四次割自身肉救人

普钦法师,俗名潘荣尧,生于1905年,四川隆昌县盘龙镇人,是一位信根坚固、道心坚定、誓愿宏大、真参实悟的高僧。他精进苦修,戒德精严,悲愍为怀,大喜大舍,以身示范,用自已短暂的人生,塑造了一位最圆满的比丘的形象,成为佛门的光辉黄范。普钦法师于一九六〇年三月初九日安然示寂,身软顶暖,面色如生,世寿五十五岁,于成都近慈寺火化。


标签:当代 汉人 人中 大成 成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普钦法师传
相关评论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由于咒法涉宗派、大局方针、法主理念、时节因缘、众生福报、形势政策、方便了义、是否契机、灌顶层次、公开深浅程度,加上某乃佛门初机小学生之修为,尚未得菩提,于菩提也无有所得(功德肤浅,虽遇较多学佛感应但自知非真正圣者的神通证境证量),又时间精力有限及众生共业,故无法保证转发之文全是代表佛所说而无混杂波旬说法。若资料若给您带来烦恼,请您见谅。法务可微信:186-5005-4118(幸福),但不宜一添加就问手印怎么结之类,以免慢法引本尊护法不悦。

学佛一定以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否则就算有此法门程序仪轨咒语手印等,也必如建造空中楼阁,无有是处。

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

ω 卍 ω 卍 ω 卍 ω 卍 ω 卍 ω

〖本站乃秽迹金刚网络道场,对全国普及秽迹金刚常规教法(该公开都公开,不必微信加某,能否成就完全看个人善根因缘智慧精进力等,其人若是金子终会发光、若是糟粕终无成器,若见其人已大成就大证量,则某求法若渴,反拜其人为师),愿四众中出现修持有极甚深功夫者能蒙本尊秽迹金刚降坛亲自灌顶助令成就、授菩提记、施与求愿,令得神通智慧种种变现〗